新闻热线 0571-85310961
热线传真 0571-85310136
邮箱 tougao@zjol.com.cn
  您当前的位置 :浙江在线 > 长三角视点 > 长三角新闻 正文
文字: 大  中  小     打印 
办张“健康证”不需体检 只要50元
www.zjol.com.cn  2005年03月24日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

  

  一读者致电本报新闻热线962288,举报沪上一家人力资源公司制作假冒证件。本报记者连日来暗访发现——办张“健康证”不需体检只要50元

  日前,本报新闻热线962288接到读者举报称,他的朋友从某招聘网站看到信息,说上海驿成人力资源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驿成公司”)可代办“健康证”,不需体检,只要付50元手续费。他的朋友正好要到一家食品公司应聘做售货员,需要健康证,就去了驿成公司,果然很快就办好了一张。

  朋友拿着“健康证”去应聘,结果被招聘人员看出是假证。“驿成公司给很多人办了假健康证,你们快去看看,别让它再危害社会了!”这位读者呼吁。

  记者暗访驿成人力资源有限公司

  办证时你怎么说她怎么写

  3月22日上午,记者找到位于福建中路一大楼内的上海驿成人力资源有限公司。公司门面不大,在门口玻璃墙上,“人事局授权348号”的字样蛮醒目。公司里只有两个工作人员,墙上贴满了用工信息。

  办证过程不到5分钟

  记者以办健康证为由,向一个姓周的工作人员说明来意。周小姐打量了一下记者,随即取出一串钥匙走进里面一个房间。不多时,她便拿着一个装满文件和钱的简易公文包走出来。记者交给她一张一寸照片和50元钱,她便在登记表上填写记者提供的资料。

  周小姐询问了记者的姓名、年龄、联系方式以及想在哪个区使用,记者说了一个假姓名并称没带身份证,周小姐再没提任何问题,登记顺利完成了。最后她说,第二天就可以来取证了。整个办证过程不到5分钟。

  声称内部“有关系”

  这么快就能办好健康证,连体检都不需要吗?面对记者的疑问,周小姐表示:“不需要的。我们公司的业务员在‘有关部门’里有关系,所以可以办得这么快。”

  “办好的证件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”记者故意问道。“当然不会啦。”周小姐信心十足地保证,“我们办的证都是真的。不信你看,在我们这里办证的人多啦!”说着,她从一旁的抽屉里取出一叠大约二十几张办好的“健康证”,记者刚准备拿起来细看,她却小心地将那叠证件收了回去。

  办假证“生意”不错

  昨天中午,记者接到了驿成公司打来的电话,得知“健康证”已顺利办好。随后,记者再一次来到驿成公司。

  周小姐从一叠“健康证”中找出记者办理的那张,记者看到摆放“健康证”的抽屉内有好几叠办好的各类证件,看来正像周小姐说的,他们这里的“生意”不错。

  记者看了一下办好的“健康证”,在“体检”及“培训”两栏中都写有“合格”字样。有了这张证,就可在饮食行业工作了。在证件的最下方写有发证机关——静安区卫生局。

  静安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回应

  “假证仿冒了两年前的版本”

  昨天下午,记者拿着新办好的“健康证”直奔正规的办证机构——静安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。“这是假的!”静安区疾控中心副主任史列荣扫了两眼便肯定地说。

  真假证件4个区别

  史列荣随即取来一张真的健康证,边比较边说:“假证和真证在4个地方有明显区别,很好认的。”

  -假证盖的是静安区卫生局卫生监督专用章,这个章两年前就不用了;真证盖的是静安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预防性疾病检查管理专用章。

  -假证偏绿色,真证偏蓝色。

  -假证底版上的“中国卫生监督”标志模糊不清,真证不但标志清晰,还有一个放大了的标志特别醒目。

  -假证背后写着“上海市卫生局制”,和正面静安区卫生局印章不符,真证背后“静安区卫生局卫生监督所制”与正面印章一致。

  “这张假证仿冒了我们两年前的版本,卫生监督部门和有经验的企业人事专员一眼能看出问题。”史列荣表示,“但很多个体和私营餐饮企业,不一定分得出真假,就会给假冒者可乘之机,也给饮食业带来隐患。”

  “内部有人”是谎言

  史列荣告诉记者,正规办理健康证,要经过抽血、内科检查、传染病检查和寄生虫检查等多道程序,有的行业从业人员如宾馆服务员,还要加查艾滋病。“这样才能确保饮食等行业的从业人员的健康。”而办张健康证,目前最低收费是每张70.5元,各区略有不同。“一是怕麻烦,二是贪便宜,这是办假证公司‘生意’好的主要原因。他们所谓‘内部有人’,不过是骗人的话,否则怎么连新版本换了2年都不知道?”史列荣说。

  按照《传染病法》和《食品卫生法》有关规定,饮食从业人员必须持健康证才能上岗,而各区的卫生监督所也会对餐饮企业员工不定期检查健康证。史列荣说:“无证或过期,一般对企业罚款300-500元,勒令补办健康证。”

  个体餐饮店不重视

  记者随后拿着假健康证走访了几家正在招聘员工的小饮食店。

  茂名路上一家新开饮食店店主接过假证,看了一会儿说:“应该是真的吧。我们知道招服务员要看健康证,只要来应聘的人拿得出来,我们一般不多问。而且餐饮业人员流动很快,像洗碗工、传菜员三天两头换,有时候也不太注意他有没有健康证。”

  而在另一家小饭店,记者恰巧目击了一次简单的招聘。老板坐在账台后一边理单子,一边面试。一个穿着干净的年轻外来女子靠着账台问一句答一句。“你以前在饭店做过吗?”老板问。“在家乡做过,今年刚跟老公到上海来。”女子答道……

  面试结束了,老板一句也没问对方的健康状况,也没提健康证的事情。

  记者手记

  食品卫生安全,随着“毒火腿”“空壳奶粉”“脏猪血”“苏丹红”等问题的曝光,已成社会持续关注的焦点。但是,经手食品的人员的健康问题,似乎远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规模较大的餐饮企业用人比较规范,而个体小饮食店、街头流动摊点,则很容易成为“被人遗忘的角落”。目前,健康证的使用主要依靠餐饮店主和从业人员的自律,卫生监督部门的检查往往因为“不定期”而缺乏监管力度。于是,一些卫生意识淡漠的店主、一些贪图方便或省钱的从业者,便为假证制造者提供了“财源”。

来源 新民晚报   编辑: 朱小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