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浙江在线 > 社会新闻 > 社会新闻 正文
文字: 大  中  小     打印 
大学生退学当制假总监 杭州特警严打专业假证作坊
www.zjol.com.cn  2005年04月03日 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

  千份假证出于作坊

  一处简陋的居室、破旧的桌凳,搁在地上的扫描仪、塑封机、打印机,板凳上的钢印台。沾满了红色印油的纸盒子里,假公章模子和塑料“公章”、“私章”替换条,数不胜数。

  一条条假身份证的塑封散落一地,各种空白的户口簿、毕业证、学位证、驾驶证、结婚证、离婚证、出生证、准生证、养路费凭据一叠叠,地上全是各种红、绿、蓝、黑色的封皮和内页。打开一本假户口簿仔细端详,说不定你也看不出真假。

  许多次,记者跟随特警在夜幕中冲击假证作坊,从最初的目瞪口呆到逐渐“司空见惯”。最多的一次在翠苑三区26幢某处出租房,除了常见的毕业文凭、四六级英语证书、假驾驶证,竟然还有记者证、企业法人营业执照、组织机构代码证、施工企业项目经理资质证、建筑业企业资质证明、假汽车牌照、自考证书……现场各类假证近百种、4000余份,假公章450多枚。这可是一般“假证公司”没有“实力”染指的。

  昨天下午,采访车跟在警车后面,驶过汽车东站又开了20分钟左右。从四车道的柏油马路变成勉强能容一辆车通过的小道,转了三四个弯后,停在一片民房前,一扇门上写着“明月桥路”。穿过小弄,右转再右转,在一个死胡同最里面,才是制假窝点。特警七中队的黄勇队长告诉记者,头一回到这里来的人八成都会迷路。他们观察这伙人有一个多月了。

  交易手段不断翻新

  路边的花坛里一丛丛草,一个小小的纸包突然塞了进去。背影离开后,又有一只手拿走了小纸包。他们没有见面。

  小纸包一直送到“假证作坊”才打开:一寸或两寸的照片,反面写着名字和证件类型。几天后,它变成一个稍大的纸包,又卧在花坛里。送他来的人走开后,一双激动得直发抖的手飞快地攫取了它。他们还是没有见面。

  这是时下的办假证“流程”中,“顾客”跟“业务员”的交易过程,不需要见面,地点是临时指定的,商谈是在MSN、QQ上完成的,一切都是从那个手机号码和短消息开始。

  组织严密的“东南亚假证公司”,一度在杭州通过到处散发的名片和“牛皮癣”贴纸达到“铺天盖地”的宣传效应。它的不少业务员,也从来没见过老板的面,每个业务员都有个不同的“接头地点”和“取证时间”。甚至假证犯罪团伙全部被捕之后,还发现一对兄弟都在这个“东南亚公司”当“业务员”。

  除了“花坛交易法”,还有“自行车交易法”、“人行道栏杆交易法”……隐秘交易、单线联系,假证贩子们用了不少反侦察手段。制作流程被拆成联系、收钱、做证、盖章等好几个环节,分散到四五个窝点进行,由不同的“业务员”负责,行动更加隐秘。有些交易,还会安排同伙在人行道上望风。

  大学生退学当总监

  “有的制假水平差,一看就能看出破绽,有的就可以乱真。有一次我们盯上了一个制作水平特别好的团伙,最后抓到一看,他们有个‘技术工程师’,电脑高手,还是大学生。”

  特警三大队九中队祁勇队长那次跟踪假证贩子进入出租房,没想到一下抓获“老板”和“技术总监”,这是要有点运气的。

  大学生小彭曾是杭州商学院的学生,也是湖南人,他“遇到”老乡王老板后,退学跟他做起了假证。他对警察说,自己曾经感染肺结核,“身体这么差,大学上不完,工作也肯定找不到,做体力活也不行。反正跟着王老板做假证,每个月能赚个千把块钱,也不错了。”小彭身体差脑子不差,警方在现场起获的作案工具中,有整套的各类证件封皮、内页的“模板”光盘以及各类图文处理软件,都是他的“独门密技”。因为小彭制假水平高,这个“假证公司”的生意一下子上了规模,2年中每天制作假证20~30本。

  另一个位于杭州皋亭村出租房的制造假证点,警方还起获了几乎全国所有大专院校的校长签名“样板”。不用说,是用在假文凭上的。

  业务拓展入侵手机

  “凌晨两三点钟来这种电话,这不是成心不让人睡觉吗?!”读者凌先生说。最近的一个多月中,新闻热线多次接到读者的投诉,从凌晨一时至四时,都会有假证贩子打电话兜售假证,活活把人从酣梦中惊醒。

  铃声响起,非常短促地就断了,然后跳出一个“未接电话”,号码陌生。如果你一时好奇打过去,惨了,那边竟然开始播放语音录音:“您好!本集团代理一切证件……”据特警核查,某些电话还可能同时触动了对方电脑上设置的网络电话程序,自动拨通了收费高昂的某些服务号码。拨打电话的人却要到月底收到账单、或欠费停机才会知道被收取高额费用。

  “本集团长期在本地代办车辆手续、上网文凭、发票以及刻章等各种证件,并销售黑车、枪支弹药、假币、放高利贷!电话13138××××××李×。”销售假证的短消息,不少读者都收到过,如今不但“业务范围”在不断扩大,还出现了跟“中奖诈骗”、“黑车诈骗”结合起来的势头,能坑就坑,能骗就骗。

  “办证132×××××××”在杭州火车东站附近的街头,极其偶然,记者终于目睹了涂抹“城市牛皮癣”的人。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,衣服和脸都很脏,那支特别粗的油性记号笔就揣在外套内侧的口袋里。他再一次在墙上写完了电话号码,发现我注视他的眼光,竟然不慌不忙向我走来:“要办证吗?”不知这是受雇于人来涂广告的还是一个“假证业务员”。

  据了解,如今抓获的所有假证制售团伙都是来自湖南。

  新闻分析

  假证为何能畅通无阻

  假证的出现至少已经有10年,尽管警方一贯来严厉打击,城管部门也一次次“大清洗”,还引进了针对办假证的业务号码“呼死你”系统对假证“业务员”进行频繁呼叫攻击,但是假证市场并未收敛,反而不断改进“技术”和“业务渠道”,从马路上的“牛皮癣”躲进了手机短消息、电子邮件、电子商务网站……

  有买方需求,有卖方供应,供求关系仍不足以解释假证市场的“繁荣”。因为在假证的通行中,还有十分重要的一关:验证!

  在杭州汽车东站,记者跟一个兜售假文凭的小贩交谈,他说:“用人单位有时候连原件都不看的,给个复印件就行了,更不要说是上网查(电子注册序列号)了。问你的教授是谁这类问题,不是说绝对不可能,但是实在太少了。”

  “万一查了他们也有办法的。”特警八中队队长朱凯明告诉记者,假证制作团伙的“线人”已经在相当多的大专院校里分布,每到毕业高峰期,会收集一批证书序列号,卖给做假证的人。这样就能诞生同号不同(姓)名的假文凭,任你再怎么查,也是“真”的。

  证件的发放或许非常慎重,经过严格审查,可是在实际使用中,不少部门和单位的验证关却并不严格,甚至有的用人单位明知是假文凭而有意“高抬贵手”,美其名曰“个人实际能力比纸上文凭更加重要”。

来源 钱江晚报   编辑: 朱小燕